Skip to content

污app小蝌蚪

听到我那句话,凶鬼怒极反笑。

他站着雪峰之上“哈哈”大笑了一阵后道:“无知小儿,你以为你开启了阴阳手,你就可以是我的对手了吗?看看我身上阴气的颜色,如果你有自知之明,就赶紧跪下领死吧。”

颜色?他身上阴气的颜色青过头。看起有些发黑,这种气势隐隐让我想起了王俊辉曾经请到的那只鬼王,难不成我们眼前的这只凶鬼已经接近鬼王的神通了?

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只凶鬼,心里的气势不由弱了几分。

看到我气势衰退,凶鬼继续看着我笑道:“怎样,怕了吧?”

不等我说话,王俊辉忽然挥了一下桃木剑道:“初一,跟他比势,你不过是黄阶五段的相师,气势上又怎么能压过他这只修行快到鬼王的孽畜,你和你的古魅退下吧,把他交给我!”

说着王俊辉桃木剑一挥。桃木剑上的咒印也是亮了起来,结合成一条巨大的火蛇残魂从王俊辉的桃木剑蹿出,然后绕着王俊辉盘身坐下,那火蛇通体透明,透过它那燃烧的身体,我们还能看到王俊辉站立在其中。桃木剑遥指天际。气势正在飞快地上升。

在西樾村的时候,我曾听秦广提过王俊辉桃木剑中封印着某个东西的残魂,好像是叫火麟蟒,还是一种极阳之物。

那火麟蟒的残魂绕着王俊辉坐下后,对着那凶鬼“嗷”的吼了一嗓子,身上气势之足,没有半点的畏惧。

看到火麟蟒的出现凶鬼那边也是微微皱了下眉头,他没有后退,而是从雪峰上跳下来,直接落到我们面前十多步的位置。

这个位置如果开打。谁也躲避不及,只能应对接招。

凶鬼看了看我,然后竟然在原地也捏了一个指诀,我顿时愣了一下,难不成他也是一个鬼修?

时光是记忆的涂改液

凶鬼捏指诀的速度极快,一秒成诀,接着他身后一团青黑色的雾气也是化为一条巨蟒的形状,只不过它的那只阴气蟒蛇,没有围着他盘坐下去,而是对着我这边扑了过来。

王俊辉挥了一下手中的桃木剑。守护着他的火麟蟒就对着向我冲来的青色阴气巨蟒扑了过去。

只可惜它刚扑出一半,就被那凶鬼一个飞身给拦下了:“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小道士。”

这青色巨蟒来势汹汹,青衣古魅挥着长袖去挡,可她竟然完全处于下风,这是怎么回事儿?

不对,那青色巨蟒来历不小,它是那凶鬼刚才退回去的魄和一只蛇的魂结合到一起形成的玩意儿?上找反技。

那凶鬼到底怎么回事儿,他的体内为什么还藏着一条大神通蛇灵的残魂?

古魅抵挡了几下,发现自己不是那青色巨蟒的对手便道:“初一,把金牌血印解开,那金牌控着我大部分的神通,我斗不过它。”

金牌血印?怎么解开,青衣邪道没教过我啊!

不等我去问古魅,古魅已经被那青蟒一尾巴给打的飞了出去,所幸她身体轻盈灵活,没有重伤,只是倒飞出去三十多米,落在了一个雪峰之上。

击退了古魅,这青蟒就对着我扑了过来,同时我还听到那凶鬼开口说话:“你吸收我的精灵之气,那我就吃了你的魂!”

我自然不会束手待毙,刚才我无法近它的身,现在它主动靠了过来,我也就不客气了,直接猛挥自己左手极阳一掌就对着那青蟒拍了出去。

“蠢货!”

青蟒嘲笑我一声,接着不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我整个人就飞了出去,我飞出一半才反应过来,我的小腹被那青蟒的尾巴给打中了。

而且这次我没那么幸运,我飞出的位置是悬崖,我马上就要开始下坠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古魅“呼”的一下飘了过来,然后衣袖一卷,就缠住了我右手的极阴之手。

接着她使尽全力往上一拽,把我又扔回了半山腰上。

可古魅在把我仍回来后,却好像耗费很大似的,身上气势大减,不等我吩咐,直接自行缩回了我的金牌里。

这是怎么回事儿?

此时一旁观战的秦广就道了一句:“那古魅用的是鬼体,本来是拉不动你这个阳间的人,这就跟你握不住鬼一样,幸好你右手是极阴之手,所以她才勉强把你拉了回来,可在这个过程中,你的右手却是在无意中伤了她。”

鬼拉不住人,不过却可以用凝聚成实体的阴气伤到人,这和他们身子碰到人的身子是两个概念。

而我右手极阴,鬼可以碰到,可我右手却又是伤鬼的利器,所以我的极阴之手伤了古魅?

此时我心里有些懊恼,那古魅明明是为了救我,看来这阴阳手我操控还是不够熟练,我觉得如果一旦熟练操控那些右手上的阴气,那我就能决定那些阴气是不是要伤到鬼了。

我被古魅扔上来,掉进雪窝里,刚听秦广说了一句话,青蟒又对着我扑咬了过来,这次我也不再客气,在阴阳手之下,我开启覆盌艮诀。

我发现有了这阴阳手和体内精灵之气对相气的引导,我施展任何一种神通都快了不少,在青蟒扑到我跟前的时候,我的覆盌艮诀已经开启,并且已经捏了一个太阳指诀打了出去。

那青蟒也是没有想到我还能反击,所以他的额头就正中了我的那一击覆盌艮诀下的太阳指诀。

在我手指触碰到青蟒额头一瞬间,我体内的阳气“呼”的一下就消耗了个干净。

我一下就想起王俊辉说过的那句话,如果在和鬼争斗过程中,如果我本身阳气不如鬼,还使用太阳指诀硬拼的话,容易被反噬!

就在我以为我这次铁定被那青蟒的阴气反噬的时候,我左手的掌心阴竟然发力,一道纯阴阴气由掌心发出!

“嘭!”

一声闷响,那青蟒的脑袋就被打了个稀烂,一团青色雾气也是缓缓散去。

这还不算,我左手掌心阴发出一团阴气后,竟然开始疯狂地吸收空气中的阳气,补充给我的身体!

因为我这掌心阴吸收阳气太厉害,我明显感觉到王俊辉那只火麟蟒身上的阳气“呼”的减少了差不多一成。

那火麟蟒也是受到了惊吓,在甩开凶鬼的本体后,“嗷”的惊叫了一声退回到了王俊辉的身边。

而此时王俊辉的口诀已成,一道金光落在他的身上。

显然王俊辉这次请神,请来的不是鬼,而是一个道或者仙。

王俊辉看了看我这边:“好生热闹啊!”

说话的自然是王俊辉体内的那个神通者。

看到王俊辉请神完成,那凶鬼丝毫不惧,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一个地仙而已,请神来的神通怕还不足以打败我吧,我可是无限接近鬼王的存在。”

王俊辉看了看那凶鬼道:“再无限接近,你也只是小小的慑青,在这里舌燥,不怕一会儿本仙生吃了你吗?”

生吃?王俊辉这次请来的又是个什么神通者呢?

王俊辉没有固定的请神对象,所以他每次请来的神通者,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谁。

那凶鬼被王俊辉体内的仙人那么一说,不由往后退了几步。

而此时那凶鬼的魄也是从那青蟒的残体上离开,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
我这边的话,阴阳手是施展了一下神通,又补充好我体内的阴阳之气后,忽然关闭了。

我也知道,我这次主动开启阴阳手,因为还不是那么熟练,也只能坚持那么一会儿了。

不过我也算是发威了,毕竟那只连古魅都打不过的青蟒,被我一击给灭杀了。

我本来想着试着第二次开启阴阳手,可是却发现我各个相门都十分的疲累,根本不足以支撑相气和道气的撞击,如果我硬要再开一次的话,我那些相门怕是都要受到损伤,到时候我的身体也会彻底垮下去。

王俊辉那边瞪了一会儿那个凶鬼又道:“原来你还是鲁班门的门人,阴气中还有鲁班门的道气,哼,你也算是大派之人,为何却沦落到这深山为鬼?”

鲁班门的人?这就不难解释,他为什么会用鲁班符了。

那凶鬼看着王俊辉道:“你是谁,竟然看出我阴气中还藏着一分道气?”

王俊辉“哈哈”一笑说:“我是谁,我乃掌管人间饮食,记录人间善恶的大神,灶王爷张奎是也!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,信不信我把你煮吃了?”

灶王爷?王俊辉这次请到了传说中的神?

我曾经听爷爷说过,中国的灶王爷不止张奎一人,不过记载在册的,也就只有四个人,苏吉利、博颊、张奎和高兰英,两男两女,成对出现。

其他人肯定还有,只不过就没有他们四个那么出名了。

灶神虽然只是地仙,可因为是仙官,所以法术要比一般的地仙强很多,怪不得他不把那接近鬼王的慑青鬼放在眼里。

此时不光是我,那凶鬼也是吓坏了。

很快王俊辉又道了一句:“我明白了,你小子身上有他的道印,怪不得能请到我,我可是有仙职在身,时间不多,我这就帮你收拾这个孽畜,以后请神的时候注意着点,别瞎请,这次你运气好,我正好有空,下次我没空的时候,别怪本仙不给你面子。”

这灶王爷天天守在灶火台旁边,听着家庭主妇的各种唠叨,难不成也渐渐有了话痨的毛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