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黄草莓视频app

大概翻了十几条评论,下下面竟然有今天珠宝店的店员留言。

我爱安安安安女神来我们店了,女神好美好亲民啊,还拿了秋季最新款的珠宝呦,那珠宝可是程先生定的我会胡说?我的男神女神,比心比心。

安安家的小喵咪哇,羡慕,为什么偶遇女神的都是别人(对手指)

成神夫妇是王道哼,看那些拆cp的人还狗吠,成神夫妇是王道!

再往下看,却也有不和谐的声音。

正义之神你们这群脑残粉就知道盲目崇拜,别忘了,沈安安可是从风云街那种地方出来的,黑料多着呢!

沈安安的粉丝当然不乐意,瞬间一窝蜂的回怼回去。

而这个人一一回复,透着不屑于得意。

正义之神你们不用信我,咱们周一见!

完了这句,这个正义之神就再没有回复过其他的人。

这个id的言时间与她微博只相差不到一分钟,一定是安装了提醒软件。

看来是一直关注她的人。

优雅蕾丝裙清纯美女高清初夏写真

沈安安盯着这个人的id想了想,给6南巡了个信息,将这个人的网络基本资料了过去。

南巡,帮我查一下这个id。

收到!

不一会儿,得到了南巡的回复,在线时间太短,并没有追踪到,只能锁定ip,随时关注动向。

沈安安稍稍安慰,也许就是看不惯她的网友上来吐吐槽,抹抹黑而已,反正闲人也多。

索性不再去想。

上辈子顾婉柔的生日会是在一家夜店举办的,这辈子却换到了如此富丽堂皇的地方,看来有些事并不能完用上辈子的事来评估,还是有差别的。

这时,手机叮咚一声,跳出一条信息。

哪儿呢?

问话简单的不能再简单,是宫四少无疑。

明明只有三个字,沈安安却心尖莫名一颤。

这是这部手机里自带的一个通讯软件,虽然宫泽宸没有细说,但应该是他们内部人才会使用的。

算起来有几天没有联系了,连晚上也没有视频通话。

他去了云边市,说过几天才回来。

本来沈安安觉得两个人现在说不清的关系,是不需要这样的报备,可又觉得他说了,心里也莫名的踏实了些。

她也不知道宫泽宸去云边市做什么,也不会去问,只知道他很忙,忙的神龙见不见尾。

希尔顿酒店,参加朋友的生日会,你回来了?

编辑了信息了过去。

过了一会儿,那头又来。

想我了?

沈安安脸上一燥,她不过是礼貌性的问一下好嘛。

想——的美!

口是心非!

难得,宫四少这种很少用聊天工具的人,竟然在一句话的末尾了一个傲娇的表情。

这一下,倒把沈安安给逗乐了。

四爷,咱能要点儿脸吗?

对你……忍不住!

忍不住……不要脸?

本来自己这一口的伶牙俐齿,恨不得把死人说活,可只要跟这位爷聊天,十回有八回不知道怎么接。

少没正经,你找我有事?

明天一起吃早餐。

噗_

沈安安再一次被这位大少爷的霸道要求给逗笑了。

第一次听有人约吃早餐的。

你回海川了?

还没,有些事没处理完。

沈安安心想,都这个点儿了事情还没处理完,还吃什么早餐?显然是逗她玩儿呢。

成,那四爷继续忙吧,我可等着您一起吃早餐喽?

嗯。

锁上手机,沈安安根本没有觉此刻的自己眉眼含笑的样子有多么的光彩夺目。

而这样赋予神采的沈安安,落在了不远处岳子川的注视里。

刚刚那抹笑容,简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,让他这个在美女堆里泡着的人都不禁眼前一亮。

端着高脚杯,细细的喝了一口,想象着沈安安的身体是否会想这红酒一般香醇甘甜,身体那一股子火便直窜了上来。

顾婉柔则走了过来,凉凉一笑,“大哥,我说了不会食言的吧!”

岳子川眼皮子一撩,鼻腔里哼出一声,却让顾婉柔听不出个他到底是什么情绪。

顾婉柔试探的瞥过来一眼,岳子川这个人阴的很,很难揣测。

“你还是悠着点儿吧,你跟沈安安斗,根本不是个儿!”岳子川似提醒,似感叹。

终归,算是涨了他人志气,灭了顾婉柔的威风。

顾婉柔不禁恨的牙根痒,心中更是不服气。

论城府,沈安安绝不如她,岳子川就是被美色冲昏头脑了。

心中所想,自然是不能说出来,奉承道,“我斗不过,不是还有哥哥你嘛?我还是挺喜欢安安这个朋友的,如果以后有机会当了我的嫂子那就更好了!”

岳子川一笑,“你以为我会娶她?”

顾婉柔反问,“难道不会?”

“不过是个女人而已,她回了沈家这么久都不被正名,你以为我回去一个没有身份的女人?”

顾婉柔佯装意外的捂住嘴巴,“哥哥,你不会只是想玩玩儿吧?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!”

岳子川讽刺的吐气,邪恶的眼神冷了冷,“这不正和你心意吗?我的好妹妹?”

顾婉柔收了收眼里迸射出的情绪,阴测测一笑,“那咱们就合作愉快喽!”

***

沈安安与宫泽宸了几条信息,觉得这宴会越烦闷。

想着把事情办完走人。

脚踝处却传来微微的刺痛感,让她的脚一时不敢沾地。

刚刚那一下子崴的还挺狠,再加之高跟鞋的原因,走路确实不能太快。

但有一种人,就是为了受人瞩目而生的,重生而来的沈安安,在这样的场合里,永远都是应对自如,容光照人。

本想去找顾婉柔,却被迎面走过来的齐芳菲堵了个正着。

“沈安安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这话我还想问二婶呢,我怎么记得您跟岳家没有什么交情啊?”沈安安佯装不知内情,好奇的问道。

齐芳菲不屑的瞥过来一眼,“你不知道的事儿多着呢!”“那是,二婶可不是凡人!”沈安安深意的一笑。